赏星子安娜英文诗: After reading Ted Hughes’s “Full moon and Little Frieda“

🌺 赏星子安娜英文诗: After reading Ted Hughes’s “Full moon and Little Frieda“
(泰德.休斯“满月与弗里达“读后)
 
作者通过读休斯的一首诗起兴,重构了休斯原作中的部分意境,将原作诗意与象征性构思行云流水般地挪移到作者自己的想象与回忆景观中,于是引出对亡人的思念,也是本诗的主题:关于失去与死亡给人留下的震撼—— 恰如满月蓦然出现在乡村河上;和抹不去的生命之感伤 —— 如安娜诗中的“黑夜轻流“,以及休斯原诗中的“一条黑色血河“,“归途牛群绕成树篱/用温暖的呼吸花环“……
 
整首诗也如同跨越了时空隔阂的作者与休斯、作者与故人LI PO的诗意对话/舞蹈。如果说休斯诗中他女儿弗里达的童稚观察启迪了诗人安娜的灵感,那么休斯得意的、艺术家一样的月亮退后一步欣赏之“诗“就象一座时光之桥,让作者刹那回到了记忆中乡村的窗下,触发了诗人身临其境样的似曾相识, 和时空流失感,最后牵出了此诗的悲剧性高潮:故人“LI PO“溺毙的诗意闪回及哀悼调子。安娜诗中的“月亮“既联络了休斯诗里父亲(即休斯或艺术家)的象征角色,也隐喻了安娜自己诗中的故人LI PO形象,更是两个时空中的岁月本身的见证。
 
休斯原诗是描绘他女儿弗里达儿时面对英国乡村满月突现之际的惊奇与发育成长瞬间。休斯完全用自然意境(满月,吊桶,牛,蜘蛛网,露珠,黑暗血河,呼吸花环,艺术家后退,等等)来隐喻人事与情感,诗意动人。是中意境通过女儿和父亲共同的目光来赞美生命,也暗示生命旅途中的快乐与潜伏交替的可能,当时女儿是无意识的感官体验,父亲加诗人休斯则是情思丰富的天伦之乐中记录了包含诸多象征意义的物理蕴含。
 
安娜诗的第二段,是这首诗的创意性精华部分。前三行将第一段中读休斯诗后的所见所想意境过度到后四行中诗人往日在乡村的时光,美不胜收,哀伤袭人,虚实相间,令余动容…… 而诗人一见钟情的“月亮“在诗中充当了多重蕴含的诗意道具意象:
 
月亮,他们走了
他们留你注视着这条河。
多少年过去了?
你俯瞰着小乡村
变成黑暗中的浮岛。
在一排排窗户间,
黑夜轻流,我身长醒。
 
诗的第三段回忆作者与LI PO在一起的美妙时光。夜复一夜(碧海青天夜夜心?),诗人邀请月亮(或故人)啜饮爱的美酒源源不绝,岂料诗人心中的“他“却不幸消失在月光沐浴的夜之河中……
 
最后一段既是呼应第一节的月亮与桶,呼应休斯原诗的情景,更是通过两首诗共同的意象“月亮“与“桶“隐喻了作者企图通过桶中之水映照河水中暗藏的月亮(即故人)形象,释放相思哀悼的渴望。
 
安娜此诗的最后一行“我不会发出声音“也具有双重意义,一边对照休斯诗中的吊桶发出“叮当声“(弗里达的童真快乐),一边暗示安娜诗中主人公不愿惊动亡魂的小心,或黯然情思,还给整首诗蒙上了一层符合主题怀思凭吊所需的静谧氛围,以及大多数好诗通常具有的一种“静“感,抑或从容。且这种“不作声“,是完全符合诗本身的意境与诗人情绪的。
 
(孤山梅雨 己亥夏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