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议会通过了设立安省桂冠诗人头衔

2019年12月12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会通过了设立安省桂冠诗人的职位,这是省议员Percy Hatfield 发起的,经过连续几年和加拿大诗人联盟以及几任国家桂冠诗人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次安省桂冠诗人的设立是为纪念加拿大乐队“悲剧嘻哈”(The Tragically Hip) 的主唱戈德·唐尼。唐尼是音乐界的传奇人物,极具爱心,为原住民的利益进行了强烈呼吁,于2017年10月17日去世。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曾称赞戈德·唐尼探索并讲述了加拿大的故事,不仅是乐队主唱、摇滚明星、艺术家和诗人,热爱加拿大的每一个被忘掉的角落,每一个故事,每一个方面,用歌词定义了加拿大。安省桂冠诗人的设立将继承唐尼的精神把诗歌和艺术带到安省的每一个被忘掉的角落。

我和Percy认识于2015年,应温莎市桂冠诗人Marty Gervais的邀请参加在温莎举办的年度桂冠诗人读诗活动,如上图所示。我们一起读诗并在回多伦多的火车上,就安省设立桂冠诗人的提议详细交流了看法。他也很开心地告诉我他一直喜欢诗歌,也写诗,在省议会年度终结会上会以自己的诗来总结。感动的是,他拿起我的诗集:Seven Nights with the Chinese Zodiac 仔细阅读,然后说他要买,问我多少钱。我说,喜欢的话,我送给你吧。他说,不行,买,才是诚意,才是真的喜欢。我说,那我能不能照相留影。他说,没问题,很开心支持诗人。并告诉我是那首“My Father’s Temple” 感动了他,他在安省议会是主管House 方面,而我的那首就是有关城市建设和屋主的不同意愿,深深触动了他。那首诗很荣幸地也被加拿大第七任国家桂冠诗人 George Elliott Clarke 于2017年9月选上每月一诗在国家桂冠诗人网站上展示。

“My Father’s Temple”的双语版收录在由秀威2019年9月出版的《爱的灯塔-星子安娜双语诗选》,共60首双语诗,记录我20年移民生活的生命感受和文化体验,是给自己的一份礼物,也是对所有帮助我的一份回报。

诗歌这么多年,支持帮助我的很多,今天下午在Oakville 读诗的Allan Briesmater 就是一位。 早在2011年,他是加拿大诗人联盟多伦多代表,就很支持我举办的系列纪念加拿大著名诗人P.K.Page,Milton Acorn 等诗人活动,不仅积极参与,并推荐一下我邀请加拿大总督文学获奖诗人,多伦多大学英语系主任和教授Richard Greene。并且推荐我接任多伦多代表职位。我当时觉得自己能力有限,谢绝了。2013年加拿大诗人联盟再次联系,邀请我参选安省代表,这一次我接受了,并连任到2016年。根据加拿大诗人联盟的章程,我推选渥太华的Claudia Radmore接任我,她顺利当选并推出一系列新的诗歌活动,深受大家欢迎。而Allan卸任后,一如既往地支持诗歌,并为我的诗集Inhaling the Silence(2013)写评,也为我的双语诗集《爱的灯塔》(2019)和《镜子和窗户》(2021)出谋划策。今天下午我参加了他的读诗活动,并带去《爱的灯塔》送给他,以表感谢。

父亲的智慧被城市规划澈底击败。
工作人员带来推土机,并要求他离开。
父亲爬上屋顶,拒绝搬迁。
举起相机,父亲照下了他的最后一张
留念-在一群被推倒的拆迁房之中。

-〈#父亲的殿堂〉

My father’s wisdom was defeated by the city plan.
Officers came along with bulldozers and demanded he leave.
My father climbed up to the roof, and refused to move.
Holding his camera, my father shot his last photo
among the knocked down neighborhood.

——〈My Father’s Temple〉

《愛的燈塔/Love’s Lighthouse》在台灣出版,广受欢迎和好评!


与普通中英文简单互译的诗集不同,这本诗集的独特之处是针对同一内容的中英文的独立创作。作者是成熟的汉语诗人,同时在英语诗人中享有盛誉。可以说这本诗集只有作者,没有译者。中文诗和英文诗各存异趣,交相辉映,各自承载了两种文字的美感。这为中英比较文学提供了一个范例。 ——曉鳴(北美中西文化交流协会会长)

星子安娜長期在《創世紀》發表詩作,廣受喜愛和肯定。她不但中文詩寫得好,英文詩更屢獲大獎。除了中英詩創作,她亦精於翻譯,作為詩人她對文字的敏銳度和詩意涵的拿捏有超乎尋常表現,《愛的燈塔》既是心靈之旅,也是中西文化融合的體驗,值得推薦。
――辛牧(台灣《創世紀詩雜誌》總編輯)

Yin is endlessly perspicacious, endlessly compelling… She brings to Canadian poetry a sense of classicism and aestheticism and minimalism, all nicely mixed up with sensuality.
—George Elliott Clarke, 7th Parliamentary Poet Laureate of Canada

Anna Yin’s poems give us beauty in all its delicacy and its strength—a full glowing presence that sometimes, mysteriously, is just a fleeting hint, a dance of shadows….This is an original poet following her intuition ever deeper into the secrets of emotion and reality.
—A. F. Moritz, 6th Toronto Poet Laureate, 2009 Griffin Poetry Prize Winner.